卓越的律师团队丰富的办案经验致力于为客户提供最佳法律解决方案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商品房借名买房案例 >

对于房产价格上的纠纷该怎么解决?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03-10 21:42

​北京房地产专业律师靳双权,专业代理二手房买卖、借名买房、房产继承、确权、腾退房屋、公房纠纷、央产房、军产房等房产纠纷案件。从业十二余年,带领专业房产团队,办理了大量房地产案件,积累了丰富的诉讼经验,现在将这些案件改编为房地产纠纷案例,希望可以帮助到你。

原告诉称

                 原告李志芳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返还原告定金2万元;2.被告赔偿原告中介费用11500元、房屋差价28万元、四个月房租6000元;3.诉讼费由被告承担。诉讼过程中,原告增加一项诉讼请求为:解除原、被告及第三人于2016年7月17日签订的《房产交易合同》及原、被告签订的《补充协议》。事实与理由:原告与被告在2016年7月17日在第三人处签署房屋买卖合同,约定被告将坐落于天津市东丽区程林东里卖与原告,交易房价为44万元,中介费由违约方承担。被告当时收取原告2万元定金。后因被告有贷款未清,导致买卖协议推后一个多月。此期间,房屋涨价,被告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高价二次将房屋卖与他人。第三人多次联系被告要求继续办理相关手续,被告明确表示房屋不卖了。因被告的行为耽误了原告最佳购房时机,使得原告无力购房。现房屋的市场交易价格均高于70万元以上,原告要求中间差价都应归属于守约方。被告的违约行为导致原告本应在9月份入住房屋,不得不重新找房租住,由此产生的后果均应由被告承担。为此,原告提起诉讼。

                 原告提交如下证据:

                 1、《房产交易合同》、《补充协议》、《佣金确认书》,拟证明原、被告间存在房屋买卖合同关系。

                 2、业主收据,拟证明原告交付被告2万元定金。

                 3、收据2张,拟证明原告交付中介费的情况。

被告辩称

                 被告刘玉芳辩称,同意解除《房产交易合同》,返还2万元定金,诉讼费同意承担一部分。原告所述合同签订时间、房屋价格、定金交付情况均属实,合同不能继续履行是因为第三人业务不熟练导致的,房屋买卖没有成功,第三人不应该收取中介费,故不同意赔偿原告中介费。对原告主张的房屋差价款及房租不同意赔偿,仅同意按合同约定承担责任。

                 被告提交如下证据:

                 1、录音2份,拟证明《房产交易合同》不能履行是由第三人造成。

                 2、天津高速公路联网收费专用发票,拟证明被告来天津市办理相关手续。

                 3、《解除合同通知书》、快递单,拟证明被告向原告邮寄了解除合同的通知。

                 4、《天津市房产买卖协议》,拟证明2016年11月17日,被告将涉案房屋卖得695000元房款。

                 第三人天津中原物业顾问有限公司述称,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被告及第三人对原告提交的所有证据均无异议,原告及第三人对被告提交的证据3没有异议,原、被告对本院调取的(2016)津0110民初7876号案开庭笔录亦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1、原告主张被告提交的证据1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第三人称需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进行核实。本院认为,被告主张该组证据的通话双方为被告和第三人的员工,第三人作为为原、被告提供居间服务的一方,其在居间服务过程中应有具体的经办人员,在第三人未将核实的结果告知本院的情况下,其亦未提供反证以推翻该组证据,故本院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2、原告及第三人对被告提交的证据2的真实性均没有异议,仅对证明目的不予认可,因被告未提交其他证据进行佐证该份证据的证明目的,故本院仅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3、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4的真实性未提出异议,仅主张涉案房屋的实际买卖价格高于695000元,但未提供反证予以证明,故本院对被告提交的证据4予以采信。

本院查明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被告原系坐落于天津市××#3-508-510房屋的所有人。2016年7月17日,原、被告及第三人签订一份《房产交易合同》,原告为买受方(乙方),被告为出售方(甲方),第三人为居间方(丙方),约定:甲方将坐落于天津市××#3-508-510房屋出售给乙方;甲方于2016年9月10日前还清贷款并注销抵押权;成交价为44万元,乙方于签订合同之时向甲方支付定金2万元,该笔定金在甲、乙双方办理产权过户手续时自动转为房款的一部分;甲乙双方须于2016年9月15日前亲自到该房地产所辖区房管局或丙方指定地点签署《天津市房产买卖协议》,并依约定办理买卖手续,双方应通过天津市房地产交易资金监管中心对房款进行代收代付;除定金外的剩余房款42万元,甲方同意乙方采用银行贷款方式支付,上述剩余房款中非以银行贷款形式支付的部分及定金作为首付款,乙方须于2016年9月15日前办理贷款申请手续,并将除定金之外的其他首付款存入资金监管中心,甲方同时将已收取的定金存入资金监管中心;待乙方之贷款申请经贷款银行审核通过后五个工作日内,甲、乙双方应亲自赴该房地产所辖区房管局办理房地产所有权转移登记及抵押登记手续。若需要协助,丙方权证人员可陪同办理。相关税费乙方需支付印花税、产权登记费、评估费等款项;在签署本合同之时,甲方与乙方应分别按照不低于交易习惯的标准向丙方支付居间报酬,具体金额以《佣金确认书》为准;因甲乙双方或其中任何一方原因,导致合同日后不能实际履行的,丙方有权按照约定收取居间服务报酬,如已收取居间服务报酬则丙方不予退还。守约方支付居间服务报酬的,由违约方向守约方赔偿该笔费用;乙方交付定金后未按照本合同约定履行的,无权要求甲方返还定金,甲方收取定金后未按照本合同约定履行的,必须将定金双倍返还给乙方;在合同履行期限届满之前,甲乙任何一方明确表示不再出售或不再购买该房地产,或出现其他根本性违约情形的,守约方有权解除房地产买卖关系(但需书面通知违约方)并要求违约方支付该房地产成交价10%作为违约金。同时,合同中还就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上。且原、被告还签订一份《补充协议》,被告在协议中承诺坐落于天津市××#3-508-510房地产没有任何家庭纠纷和财产纠纷。《房产交易合同》签订后,原告向被告支付了2万元定金。原告与第三人亦于当日签订了《佣金确认书》,约定原告向第三人支付佣金9400元,其中包括居间服务费8800元、贷款服务费600元,佣金支付日期为签订《房产交易合同》当日。《佣金确认书》签订后,原告即向第三人支付该9400元。且第三人于当日还向原告代为收取了2100元的房屋买卖评估费。后因被告偿还剩余贷款等问题导致至2016年9月15日被告未能与原告签订《天津市房产买卖协议》。同时,原告也未向资金监管中心存入任何款项。此后,第三人通知原、被告于2016年9月19日到房屋管理局办理相关手续。但由于房屋管理局办理相关手续需要提前进行预约,而第三人未能预约成功,故导致原、被告又未能在2016年9月19日办理相关手续。当日,被告即告知第三人其不再出售房屋。第三人亦将该情况告知了原告。2016年10月中旬,被告就天津市××#3-508-510房屋即开始寻找新的买家,并于当月月底开始进行交易。2016年11月3日,被告向原告邮寄了一份《解除合同通知书》,通知书中载明:原、被告须于2016年9月15日前前往房产所在地房管局签订正式的房屋买卖合同,将房款存入双方约定的资金监管账户,并将剩余的房款中非银行贷款部分存入资金监管账户,原告应当在2016年9月15日前办理完毕银行贷款手续,但截至发通知之日止,原告并未履行合同中确定的任何义务,被告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通知双方签订的《房产交易合同》解除,并保留主张违约的权利。原告于2016年11月5日收到了该通知书。2016年11月17日,被告与案外人魏淑先签订《天津市房产买卖协议》,约定将坐落于天津市××#3-508-510房屋卖与魏淑先,房屋价款为695000元(被告称该房屋已办理完过户)。

                审理中,原告于2017年3月9日向本院递交申请,请求对涉案房屋在2016年9月19日的价值进行评估,后于2017年4月13日撤回了该申请。庭审中,被告自认至2016年9月19日,涉诉房屋价格比原、被告签订的《房产交易合同》中约定的价格上涨196000元,原告主张上涨了30万元。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被告及第三人签订的《房产交易合同》系各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为合法有效。合同各方当事人均应按照约定全面履行各自的义务。原、被告虽未能于2016年9月15日按照合同约定签订《天津市房产买卖协议》,但通过第三人的联系双方均同意于2016年9月19日继续办理房产买卖的相关手续,至此说明原、被告均同意继续履行《房产交易合同》。但在2016年9月19日被告即向第三人提出解除《房产交易合同》,并于2016年11月3日向原告发出了《解除合同通知书》。被告在未与原告协商一致及不具有法定解除合同的情形下,擅自提出解除合同并以另询买家的实际行为表明不再继续履行与原告及第三人签订的《房产交易合同》,被告的行为已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虽被告以不同方式通知了原告及第三人解除《房产交易合同》,但原告并未确认解除该合同。现被告已将涉诉房屋卖与他人,其行为构成根本性违约,原告依据合同约定提出解除《房产交易合同》及《补充协议》,被告及第三人亦同意解除,故本院照准。合同解除后,被告应向原告返还其收取的2万元定金。对于原告已支付给第三人的9400元佣金,根据《房产交易合同》的约定,该笔费用应由被告承担。对于原告支付的房屋买卖评估费2100元,系第三人代为收取,在原、被告间的房屋买卖过程中,该笔费用是否已实际发生,原告并未提供证据证明,故本院对原告要求被告给付该笔费用的请求不予支持。因被告毁约,及天津市所属房屋市场价格上涨,导致原告在2016年9月19日不能再以44万元的价格购买与涉诉房屋位置、面积、户型等大致相当的房屋,为此给原告造成了一定的损失。虽然《房产交易合同》中约定了违约金的计算标准,但按照该标准计算出的违约金数额远不能弥补给原告造成的房屋差价损失,被告对于该部分损失应予赔偿。因原告撤回对涉诉房屋于2016年9月19日时点的价格评估申请,导致本院不能通过相关评估部门获得涉诉房屋当时的市场价格。原告主张至2016年9月19日涉诉房屋上涨30万元,但未能提交证据以证明,故本院不予采信。被告自认至2016年9月19日涉诉房屋上涨196000元,同时,结合被告提供的2016年11月17日与案外人魏淑先签订《天津市房产买卖协议》中约定的涉诉房屋价格为695000元的事实,本院酌定被告赔偿原告房屋差价损失160000元。关于原告主张的房租损失,因未提供证据证明,故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二款、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解除原告李志芳与被告刘玉芳及第三人天津中原物业顾问有限公司于2016年7月17日签订的《房产交易合同》及《补充协议》;

               二、被告刘玉芳返还原告李志芳定金20000元;

               三、被告刘玉芳赔偿原告李志芳佣金9400元、房屋差价损失160000元;

               以上二、三项合计189400元,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时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期间的债务利息。

               三、驳回原告李志芳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3031元,由原告李志芳负担987元,被告刘玉芳2044元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分享到:

上一篇:如果对房产交易的真实性存在异议时该怎么解决?

下一篇:如果房产购买背景上有纠纷该怎么处理?



律师简介

靳双权律师 靳双权,中国房地产营销协会副会长,北京东卫律师事务所房地产业务部主管,自2005年起至今,一直从事房地产法律的研究与服务,说房网特邀讲师,中国房地产营销协会房地产法律讲师。靳律师作为房地产专业律师,多年以来,一直潜心研究房地产,认真研读了土改、文革、房改、限购等建国以后不同历史时期的国家法律、政策及大量判例。靳律师对土地、公房、私房、商品房、经适房、央产房、军产房、回迁房等类型房地产在交易中涉及的具体法律问题进行大量的研究,办理了...【详细】

  • 法律咨询
  • 法律咨询
  • 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