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的律师团队丰富的办案经验致力于为客户提供最佳法律解决方案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出名人胜诉案例 >

房产拆迁安置协议——安置房产却不办理过户,能否取消协议?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03-28 13:33

一.基本案情
原告诉称
原告李某一诉称:原、被告是兄弟姐妹关系,与其母张某四共有位于济南市市中区信义庄西街54号房产一处,因该房产拆迁安置权益及母亲赡养事宜,1997年6月26日,原、被告及母亲达成调解,同意母亲由原告赡养,信义庄西街54号房产拆迁安置房产归原告所有,由原告负责办理拆迁安置手续,原告与母亲张某四于1997年7月17日达成赡养协议。1998年8月29日,济南市市中区拆迁办公室下达住房通知,信义庄西街54号房产拆迁安置在信义庄小区6号楼10单元101室。2006年2月16日,原、被告兄妹5人与母亲张某四对于拆迁安置房产又达成协议,一致同意安置房产归原告所有,拆迁安置手续全部由原告办理。后原、被告母亲张某四于2014年3月13日因病去世。原告在办理拆迁入户手续时,被告李某二却不配合,导致原告无法办理涉案房产手续。现诉至法院,请求确认2006年2月16日原、被告签订的《房屋产权过户协议》有效。
 
被告辩称
被告李某二辩称:本案房屋产权过户协议是赠与协议,要求撤销。张某四已经在2010年3月19日重新立遗嘱,明确将房产由李某二继承,该遗嘱已经律师见证,应为有效。
 
被告李某三辩称:双方签订的房屋产权过户协议有效,协议上的签名均是我们本人所签,我们认可原告的主张。
 
二.法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与四被告系兄弟姐妹关系,张某四是原告及四被告之母。张某四于2014年3月13日死亡。
济南市市中区信义庄西街54号平房系张某四之夫李德全购买于1952年。李德全于1981年4月1日死亡。1986年11月19日,济南市房地产管理局出具济南市城镇私房所有权证,载明该房所有权人为张某四,共有人为原告李某一及被告李某五、李某六、李某三、李某二。
1995年12月,张某四与济南市市中区拆迁办公室签订拆除房屋补偿协议,将乙方的信义庄西街54号北东屋4间房屋拆除,房屋补偿费8889.30元,附属设施补偿费9920.25元。同时双方签订拆迁安置协议。
1997年7月17日,在济南市市中区四里村法律服务所的调解下,张某四子女李某一、李某五、李某六、李某三、李某二共同协商,最后达成一致意见,李某一与张某四签订赡养协议书,主要内容如下:一、张某四自愿将原市中区信义庄西街54号拆迁后安置信义庄小区的楼房一层3室1厅居住权住房,由李某一自己出资购买房产权,产权人落在李某一名下。二、张某四原房屋拆迁补偿费9920.25元归张某四急用,由李某一支配。三、李某一必须对张某四精心照顾,保证全部承担张某四一切费用,并每月给一定的零用钱。四、除李某一家庭成员外,其他子女不能在张某四住处居住。双方于同日签订补充协议,内容为:一、在信义庄拆迁房未盖好之前,张某四仍住李某二家,每月李某一付250元生活费。二、信义庄回迁安置后,张某四可以回去居住,由李某一保证张某四生活所需费用。
1998年8月29日,济南市市中区拆迁办公室向张某四出具住房通知单,内容为:“你户根据拆迁政策及安置协议,被安置在信义庄小区6号楼10单元101号房,居住面积49平方米,使用面积65平方米,因房屋未具备入户条件,需延期至98年9月30日入户,届时请持此通知到市中区拆迁办公室办理正式入户手续。
2006年2月16日,原告、四被告及张某四共同出具《关于房屋产权人过户证明》一份,该材料内容为:“原信义庄西街54号,现搬迁信义庄小区6号楼10单元101房,经产权人张某四和继承人李某六、李某五、李某一、李某三、李某二全都同意信义庄小区6号楼101房,由原来产权人张某四和继承人李某六、李某五、李某一、李某三、李某三全部同意过户到张某四次子李某一名下,今后所有手续由李某一办理。同意人:产权人张某四继承人李某六、李某五、李某一、李某三、李某二。”原告、四被告及张某四在落款处捺印确认。
另查明,位于济南市市中区信义庄小区6号楼10单元101室房屋一直由张某四居住,原告与四被告均未居住过。该房屋尚未办理产权证。
被告李某二提交见证书一份,内容为山东演达律师事务所律师方江鲁、王海华对张某四2010年3月19日所立遗嘱进行见证,遗嘱内容主要为张某四将涉诉房屋的一切权利由李某二继承。见证人方江鲁、王海华均到庭陈述见证过程,两见证人均陈述张某四意识清醒,能自由表达意见,遗嘱系张某四真实意思表示。原告认为该份见证书不具有证明遗嘱真实性的效力。
以上事实,由原告提交的关于房屋产权人过户的证明、拆除房屋补偿协议、赡养协议书、调解笔录、补充协议、死亡证明、被告提交的城镇私房所有权证、见证书及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三.法院判决
一、确认2006年2月16日原告李某一与被告李某二、李某三、李某五、李某六及张某四签订的《关于房屋产权人过户证明》中原告李某一与被告李某三、李某五、李某六之间的赠与合同有效。
二、撤销2006年2月16日原告李某一与被告李某二、李某三、李某五、李某六及张某四签订的《关于房屋产权人过户证明》中被告李某二与原告李某一之间的赠与合同。
 
四.律师点评
本案存在的焦点是对于继承房产的拆迁补偿纠纷。根据法律规定,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本案中,根据济南市城镇私房所有权证的记载,济南市市中区信义庄西街54号房产的所有权人为张某四,同时记载共有人为原告李某一及被告李某五、李某六、李某三、李某二,故该房产应系张某四、李某一、李某五、李某六、李某三、李某二共同共有。信义庄小区6号楼10单元101室房屋系对信义庄西街54号房产的拆迁安置房,故该房产亦应系张某四、李某一、李某五、李某六、李某三、李某二共同共有。
上述共有人在2006年2月16日共同出具“关于房屋产权人过户证明”中明确表示将该房产过户至李某一名下,且并未约定对价及补偿事宜,故应系张某四、李某五、李某六、李某三、李某二将自己所享有的房屋权利赠与李某一,《关于房屋产权人过户证明》应认定为赠与合同。原告及四被告均在《关于房屋产权人过户证明》上捺印确认,该证明内容亦不违反法律及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亦无证据证明存在导致该份证明无效的其他情形,故该份《关于房屋产权人过户证明》真实有效。
根据法律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但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除外。本案的赠与标的系房产,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原告并未在该房屋内居住,该房屋现亦未办理权属证书,故该赠与财产的权利并未转移至受赠人。本案所涉赠与合同亦不属于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该赠与合同亦未进行公证,故被告李某二作为赠与人之一,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行使法律规定的任意撤销权,撤销将其享有的房屋权利赠与李某一的意思表示。
根据法律规定,关于一年的撤销权行使期间系对法定撤销权的限制,而任意撤销权并不受一年除斥期间的限制。对原告抗辩的被告李某二行使撤销权已超过一年除斥期间的意见,不予采纳。被告李某二提交的见证书系张某四的遗嘱,该遗嘱形成过程中有两名无利害关系的人在场见证,证明张某四意识清醒,能够自由表达意见,遗嘱内容系张某四真实意思表示,故该遗嘱处分张某四自己所有部分房产权利的内容有效,遗嘱中涉及其他共有人房产权利的部分无效。张某四在将自己所有房产权利赠与原告李某一之后,所涉房产权利转移前又以遗嘱形式确定由李某二继承,应视为对之前赠与行为的撤销。因反诉原告李某二已经将其赠与部分撤销,故李某二与李某一之间的赠与合同关系应自始不发生效力,李某三、李某五、李某六与李某一之间的赠与合同关系仍然合法有效。
分享到:

上一篇:夫妻共同房产的拆迁纠纷——离婚夫妻,补偿款该如何分取?

下一篇:房产拆迁补偿纠纷——独占拆迁补偿,能否要求返还?



律师简介

靳双权律师 靳双权,中国房地产营销协会副会长,北京东卫律师事务所房地产业务部主管,自2005年起至今,一直从事房地产法律的研究与服务,说房网特邀讲师,中国房地产营销协会房地产法律讲师。靳律师作为房地产专业律师,多年以来,一直潜心研究房地产,认真研读了土改、文革、房改、限购等建国以后不同历史时期的国家法律、政策及大量判例。靳律师对土地、公房、私房、商品房、经适房、央产房、军产房、回迁房等类型房地产在交易中涉及的具体法律问题进行大量的研究,办理了...【详细】

  • 法律咨询
  • 法律咨询
  • 法律咨询